欢迎来到-幸运飞艇微信群!
网站活动:
最热歌曲 : 异地的我们 - 恒恒 每日歌曲 : 阴阳极 - 苗小青      自己骗自己 - 张作甫      珍爱 - 王鹏      如果可以这样爱 - 边永城      金莲开开门 - 华少瑞明     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赛车资讯 > 社会万象 >

加最重的班,熬最深的夜,涂最贵的护肤品,值得吗

时间:2019-01-06 08:31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管理员 点击:

  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 

资料图:燕郊开往北京的动车。 中新社记者 张浩 摄

  12月29日晚6点,2018年的最后一个工作日接近尾声时,26岁的程序员周庆是从公司悄悄溜走的。

  他要去跟朋友吃饭,第二天还要回老家见刚谈没多久的女朋友,但同事们都在整整齐齐地工作,他不好意思大摇大摆地走,包也没拿趁着上厕所就走了。

  周庆在国内某知名网络公司做前端,上班不打卡,只要把活儿干完就行了。而实际上,活儿是干不完的,公司正在扩充国外市场的业务。对于他们来说,晚上10点下班算是早的,通常的上班时间是从上午10点到凌晨一两点。

  他从没有试过最后一个离开公司,因为每天都有人熬通宵。有次半夜系统挂了,领导开着车去把负责的同事接到了公司加班。

  前段时间,周庆公司来了一位新人,第一天上班,领导10点就让她回去了。但其他人仍在加班,凌晨5点还在发东西、上传代码。新同事看到后,第二天就发短信说不来了。

  “一是因为工作做不完,天天有人专门催你。”周庆说,他们有三个产品经理,都是女生,比男生还拼。她们可以两天一夜不睡觉,然后休息一天,第二天接着来加班通宵。

  本来二十三四岁的小姑娘,眼底都是小细纹,还有眼袋,遮瑕膏根本遮不住。

  公司规定晚上十点后打车可以报销,上个月,周庆报了一千多元的车费。一年下来,他的滴滴打车账号已经升到了钻石会员。

点击进入下一页

晚上的西二旗地铁站。袁秀月 摄

  在北京,周庆这样的白领一抓一大把,“996”早已不新鲜词汇,深夜仍灯火通明的写字楼不在少数,老道的出租车司机们会熟练地驶向那些人流量汇集的地方,西二旗、国贸、望京、中关村……如果要问北京的“过劳地图”,恐怕他们最清楚。

  工作时间的过度延长,必然伴随着身体的过度疲劳。过劳成瘾,早已成为很多人的生活常态。

  中山大学的《中国劳动力动态调查:2017年报告》显示,中国劳动力工作时间略长,每周平均工作时间44.73小时,工作时间为50小时及以上的比例超过四成。而《劳动法》规定的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  • 共3页:
  • 上一页
  • 1
  • 2
  • 3
  • 下一页
数据统计中,请稍等!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栏目列表
二维码
              
  • 听听小编为您选的歌曲吧